社科普及
科普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普活动

“我的编年史”故事之四:我要带着老伴 周游全世界

发布时间: 2018-06-25 10:00:48

口述 吕尔彤 记者 胡剑

71岁的吕尔彤,是原绍兴斗门中学的退休数学老师。耳畔没有了琅琅读书声,他在家里喝茶静心的时候,总会忍不住回望过去的岁月,想到自己的青春,想到自己在黑板上为学生讲解的每一道应用题。以下是他的自述——

 

1979

进入公办学校

到这一年,我做了10年的民办教师,月工资24元。在当时,能拿这样的“高工资”,已经很满足了。谁也想不到,到了改革开放第二年,高中毕业的我,教师的身份能够从民办转为公办,先是在小学教了7个月,之后又到初中做数学老师。学校还安排我爱人在校办厂打工,把原先放体育器具的房子分给我作为宿舍。这样的变化,让我始料未及,现在回想起来,仿佛是一场真实的梦,也正是因为国家的好政策,才让后来的生活有了太多太好的变化,甚至可以说改变了我和我这个家庭的一切。

 

1981

涨工资了

我调入中学后,用我最大的热情来给学生上课,还会在没课的时候,偷偷跑去一些老教师的课堂,像学生一样听课,把好的教学方法学过来,用在我自己的课堂上,也会琢磨怎么把一道枯燥的应用题说得通俗点,让学生能听进去。功夫不负有心人,几学期期末的统考,我们班在学区中进入前三名,更为可贵的是,1981年上半年学区举行初二数学竞赛,我的学生竟夺得了前三名。这一突出的教学成绩,还让我加了工资。当时,只有百分之二十的教师可调工资,这三位学生真是给我长脸了,他们三个的名字,我至今未忘。这一年我的工资为40元。

 

1984

造新房

到了1984年,我在老家斗门镇上造了一间砖混结构的简易楼房。钱不够,夫妻俩半夜去石料场接石粉,砖头也自己抬。过度的劳累,让我患上了头晕病,结果落下了左耳聋的疾病。那时候,大多数的家长对孩子读书这件事,变得重视起来,教师的地位也开始提升,特别是班主任老师,除了课上得好之外,我也开始学习跟家长如何良好沟通,跟那些有“读书没用”想法的家长聊天,改变他们的观念。当了5年的公办教师后,责任二字开始出现在我的心里,并且变得越来越重要。

 

2000

学习电脑

新千年到来了,这个世界对我来说,又换了一番新面貌。一边教师工资经过几次大的调整,已接近了2000元大关,一边学校的教学设备也开始引入了多媒体。那时候,对于年过50岁的我来说,重新学习是一件困难的事,特别是怎么用电脑,怎么用投影仪讲课等。学校对老教师蛮客气的,说是如果实在不想学新设备的使用,也可以不学,但是我不这么想,身为老师,除了要交给学生知识外,还要给学生做榜样。课堂上,我是讲题的数学老师,下了课,我就跟学生一起学习怎么打字,怎么做幻灯片,在使用这些设备的时候,我把自己当成了学生。当我开始懵懵懂懂地学着用上电脑以后,能够明显感觉到教学效率高了很多,学生对新的授课方式,也更容易接受。工作上开始进步,生活上也有了很大的改善。国家为了照顾老师,在绍兴市区配备了教工楼,很幸运,我分得了一套房子。有了新房子,我的心变得越来越敞亮,想着等过几年退休了,就可以当城里人了。

 

2008

退休了

20081月,我年满60岁,退休了。回顾40年的教学生涯,我能感觉到明显的变化。一开始,做老师都是求着家长让孩子来读书,而且还有家长因为家里缺劳动力,会直接来学校把正在上课的孩子领回家。在上世纪90年代后期开始,家长们对于孩子读书这件事变得越来越主动。我当老师也是越来越轻松,因为家长会主动加入到教育孩子的行列中来,但轻松归轻松,压力也是与日俱增。我自己会思考,教了一辈子书,以前的方法是不是可以一直用到底,特别是素质教育开始实施以后,考核学生的内容从死记硬背到灵活解题,对我来说是一个很大的考验。市场上各种参考书越来越多,学生在看,我也逼着自己去看,生怕某一天学生拿着题目来问,我却回答不了。尤其是自己不会说普通话,这对新时代的教学来说,是一个很大的障碍。但是学说普通话,对我来说难度真的太大了,这也是一个挺大的遗憾。

 

2014

搬了大房子

我小女儿在东街有100余平方米的婚房,当时空置着,她劝我去那里住,宽敞一点。我的观念是房子是为人服务的,够住就好,不要使人成为房奴。老伴想去住,我拗不过,搬了家。大房子有大房子的好处,待人接物宽敞,书房、客厅各司其职。

 

2015

翻修老屋

这年10月份,我花了15万元的积蓄,将斗门1984年建的老屋翻新。我的愿望之一,以后爬不动三楼了,就去斗门养老;愿望之二,是我要把坚固的、数百年不用修的屋交给子孙们,让此屋留一个念想,“这是祖屋,我们是从此屋走出去的”。老话说:“屋宽不如心宽。”你说屋宽心宽不是更好吗?

 

2018

带着老伴全球旅行

讲句实话,现今的工资在我们眼中只是一个数字而已,我们没有奢望,只希望自己的身体保持健康状态。两个女儿也早已成家立业,我还有了两个可爱的外孙,家里的一切事情也都不用我操心,唯一要计划的,就是想着带老伴去游览祖国大好河山,去国外看看风土人情。

退休的这几年里,我们老两口去了法国、德国、意大利、日本、韩国、新加坡、马来西亚、泰国、缅甸、柬埔寨、朝鲜等。老伴开玩笑说,这几年坐飞机的路程,老早超过了我们60年来走的路。教过的那些学生知道我退休了,每年也都会从四面八方赶回来看看我。让我感受最深的就是,每次学生们聚会,去的饭店越来越高档,吃的菜口味越来越好。最近一次是2001届的学生组织的同学会,学生开着豪车来接我,他们叫一声“吕老师”的时候,心头真是太暖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