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普及
科普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普活动

"我的编年史”故事之七:一路打拼的凯姐扎根梅家坞开起了民宿

发布时间: 2018-07-12 17:44:31

口述 张淳凯 记录 郭婧

凯姐,女人四十照样一枝花。

改革开放40年来的酸甜苦辣,她算是尝了个遍。

18岁的时候,为了能端个铁饭碗,她去当了印刷女工。

但没多久遇到下岗潮,她只身去了义乌闯荡,赚了钱给父亲在老家买了房。

再后来,她嫁到杭州梅家坞,正好是农家乐生意火爆的时候,洗碗洗到直不起腰……生意这么好,丈夫却毅然决定要改开民宿,如今,她成了民宿的女主人。

这是都市快报与浙江省社科联联合推出的改革开放40周年特别报道——“19782018我的编年史”。

 

1979年秋兰飘香

1975年,我出生在浙江开化的一个普通职工家庭,是家中的老幺,上面有两个姐姐。

我的父亲在家中排行老大,爷爷奶奶去世后,父亲和母亲,除了照顾我们姐妹仨,还要照顾当时仍在读书的小叔叔和在乡下务农的叔叔和姑姑。母亲30岁那年,也就是1979年,叔叔的老师看到我母亲细致入微地照顾小叔子,很感动,写了篇文章寄到《浙江日报》,文章很快被刊登了出来,我至今记得文章标题就叫《秋兰飘香的故事》,秋兰是我母亲的名字。

我从小就知道,母亲除了照顾我们三姐妹,还要照顾父亲的弟妹,我们一家在经济上很是吃紧,所以,我从来没有想过要考大学,就想着早点工作,减轻家里的负担,高中报读了开化的一所技校。

 

1992年铁饭碗

本来读技校就是考虑毕业后学校包分配的,但是偏巧到了我这一年,改革了,不再包分配,得自己找工作。我一心想着要端个稳当的铁饭碗,看到国营单位印刷厂在招工,就去报考了,考了第二名,如愿被录用。然后就成了整天搬铅板的印刷女工。那个时候的印刷机还是半自动的,需要人工换铅板和铺纸,那么重的铅板,需要搁在胯骨处借力才行,所以胯骨处常会有大块大块的瘀青。但那时也不觉得苦,每每装好铅板、铺妥纸张后,我就守在工作中的印刷机旁,一边看着它运转,一边开心地唱歌儿。

 

1997年闯荡义乌

印刷女工这只“铁饭碗”我没能端一辈子,1995年年底,印刷厂改制,我也就离开了。

当时,我才20岁,年轻气盛,就想出去闯一闯,便离开了开化小县城。1997年,最开始先到的是杭州,在延安路一家服装店做收银员,这是我第一次离开家,租住的房子特别小,和另一个女孩共用一张床,没有卫生间,更没有父母在身边的宠爱,心里觉得特别苦,做了一段时间就逃回了家。在家里住了一段时间,我想想还是得出去工作才行,这次找了一份在义乌的工作。那时义乌小商品就已经很有名了。义乌国际商贸城,那时大家习惯叫它义乌小商品市场,我就是在这里,赚到了自己的第一桶金。我整天在市场里逛,专门帮外贸公司做采购,两三年时间就赚了好几万元。后来我到杭州开店,也都是跑到义乌采购。

 

2000年回乡买房

15岁那年,48岁的父亲遇到过很严重的车祸,昏迷了十几天,死里逃生,但腿脚落下了毛病,经常半夜里脚抽筋。当时父母住在单位分配的两居室房改房里,大姐出嫁后,父母把主卧给了我和二姐,他们俩住另一间小房间。房子在山脚下、渠道边,又是一楼,湿气特别重。每到晚上,我就担心,害怕听到父亲夜里腿抽筋的痛苦呻吟声,也就从那时起,我暗暗萌生了一个心愿,有朝一日我赚到了钱就给他们换房子,这也是我坚持一个人独自出门闯荡的动力之一。2000年的春天,我用在义乌做采购存下来的钱,加上跟姐姐借的一点钱,凑了五成的首付款,按揭在开化给父母买了一套商品房,加车库,总价11.5万元。买房贷了款,我每个月要还2000元贷款,压力不小,这又给了我继续学习和进步的动力,尤其是做外贸时,我发觉自己的英语不行,于是又回到杭州。这次到杭州,我下定决心不能再逃跑。

我跟同学借了2万元在杭州文一路上开了自己的第一家饰品店。然后,我在报纸上找英语培训班的广告,最后找到了在浙大西溪校区开设的一个英语培训班,交了800多元学费开始学习。

 

2003年梅家坞准媳妇

我从小受父亲的影响,对山和茶叶有着特别的情感。我父亲非常爱喝茶,他每年1/4的退休工资都拿去买茶叶了。2002年春天,朋友第一次带我到梅家坞喝茶,就是在丈夫剑平家,但那时,我们彼此都没有注意到对方。等到秋天的时候,我们又在浣纱路的公交车站偶遇,他说,他是梅家坞的,叫我有机会去喝茶。于是,室友过生日的时候,我们就约了去他家喝茶。按照剑平给的地址找到他家门口,我才发现这竟然就是自己春天来过的那一家,有一种缘分妙不可言的感觉。剑平家院子里,在青青草地上,有一座木凉亭正对着一大片茶山,是我最喜欢坐着喝茶聊天的地方。后来,我就经常来,跟着也喜欢上了剑平,两人谈了恋爱,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,我的饰品店也就不开了,专心帮婆家做农家乐生意。当时,农家乐生意真是太好了,我记得国庆的时候,从早到晚一直在翻桌,都没有休息的时候,洗碗洗到直不起腰,累得嘴巴里全都长了泡。2004年我和剑平结了婚。

 

2013年卖房开民宿

2011年,剑平已是一个3岁孩子的父亲,但他的心仍然在蠢蠢欲动。他说他有一个梦想,就是当“龙门客栈”的掌柜,然后坐在客栈最靠里的墙角边,看人来人往,不出门,也能知天下事。他最开始提出这个想法的时候,他的父母是不同意的。梅家坞的农家乐生意好到每个节假日都停不下来,为什么要改做民宿?做民宿,就需要改造现在的房子,就需要一大笔钱,钱从哪里来?但他一直说一直说。慢慢的,电视和报纸上关于民宿的报道越来越多,到了2013年,剑平的父母也终于点头同意,不做原来以餐饮为主的农家乐了,改做民宿。

我从一开始就支持他实现自己的梦想,不仅从精神上,还从物质上支持了他——卖掉我们在杭州市中心的一套小房子,作为装修基金的一部分。

2018年民宿开张

2014年正式动工,到今年,第四年,我们的订房小程序才终于上线。如今民宿大热,想要在这么多的民宿里,有自己的一席之地,我想,就得有自己独有的味道,不跟风,味道才不会被风吹散。所以,我们一直在慢慢来,按照我们自己想要的样子打造我们的房子。房子的装修设计图,乃至家具的设计图,80%都是我画的,我不会画图软件,所有的设计图都是手绘的,大大小小汇总起来应该有100张了,不知道熬了多少个通宵。从设计到监工,到买材料,我们全程参与其中,一点一点来。因为这是我们自己要住一辈子的房子,要让辛苦了一辈子的父母能住在舒服的房子里享享清福,然后才是把空闲的几间房拿出来迎客。所以我想这房子首先要我们自己喜欢,而且如果我们太急躁,那么来的客人也会感受到这份急躁,就慢不下来了。当然,我们能够不急,也正因为这房子是我们自己的,我们虽停做了农家乐,但还有梅家坞的茶叶,这些年,我们一家种茶、采茶、炒茶、卖茶所赚的钱基本上都用来改造房子了,不知不觉已经投入了300万元。而身为民宿女主人,茶道、手工、书法、篆刻、刺绣、古琴……这些年,我也都在努力学,希望客人来了,能带给他们与茶文化一脉相承的中国传统文化。剑平,终于如愿当上了掌柜,他所说的“足不出户交天下朋友”的愿望算是实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