社科普及
科普活动 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 科普活动

“我的编年史”故事之十五:我的征途是茫茫大海,我是船长张信忠

发布时间: 2018-08-13 10:29:42

口述:张信忠 记录:夏裕

 

船长65米,宽32米;从船头到船尾需要走98步,从房间到甲板需要走65步。这艘船叫建缆一号,是浙江舟山启明电力建设公司的一条电力海缆敷设船。张信忠,是这条船的船长。

在船上8年,张信忠对建缆一号上的每一处充满感情,船员室、驾驶室和施工技术室……

甲板上,一个个渔网、蟹笼,被整齐叠在角落里。梭子蟹、米鱼、鲳鱼……他和船上的员工,在去施工现场的途中,拉扯上来许多鲜活海鲜,其中甚至有条2斤重的野生大黄鱼。

我的老朋友,我要走了。

 

我的家

叫建缆一号

从甲板往下,推开舱门,是我的房间,狭小阴暗,只有一个常年关闭直径不到20厘米的小窗,连空调也只能挂在60厘米宽的小床床头正上方。船上闷热,空调吹下的冷风太近,不到一年,就得了偏头痛。

我是2010年成为建缆一号船长的,一开始,船一开,我就晕船!嘴巴苦、冒汗、反胃,就算躺在床上一动不动,也无比难受。

海缆敷设船不像渔船,不会常年待在海上,所以并不容易适应。在项目工程结束上岸回家的周期里,身体会产生晕船的抗体断层,我用了三四年才免疫了晕船。

印象最深的一次是山东长岛的一个工程,船在海上行驶了40多个小时,晕得连饭都吃不下,当时我就想,"要是让我付一万元可以上岸,我马上付"

建缆一号,连我在内共9名船员。每次施工时,还会有不少工程人员住在船上。晕船,没有信号,环境密闭,每天的劳累,孤单,让很多人出现了各种生理心理反应,特别是刚毕业的大学生,容易暴躁、易怒,或者一言不发。

我是船上第一个"业余"心理医生,是过来人,知道他们压抑,就找他们聊天,分享自己的经历,慢慢的,让他们情绪稳定下来。

建缆一号的第二层,是前几年新装修的一个大型空间,地板、墙、顶、空调位置,包括一排排书架放满了各种图书,还有跑步机、心理辅导室、卡拉OK室等,让船员们在狭小的休息室外,看看书,下下棋,唱唱歌,有娱乐和健身的空间。自从这层空间装修后,船员们的情绪好多了。

 

65根海缆

根根都是我的故事

船长室电子海图里记录着建缆一号所有行程,到过的每一处海域;书桌上的日记本,记载着每条敷设完后的电缆长度,等级,地点,时间和数量,现在,总共65根。海缆敷设,最长的有51公里,最短的3公里,都有故事。

最难忘的,是我们在江苏东台的一次敷设,这是国内首个大规模海上风电项目,也是国内最难、施工条件最差的工程。水浅流急船重,又是流沙海域,海缆刚放下,没一会儿就会移位;因为潮水影响,每天只能工作两三小时。

2018年,央视《走近科学》频道播报了这条新闻,称这是世界上无人敢涉足的潮间带工程,在离岸36公里、受风力和潮汐严重侵蚀的"五指沙"地貌下,中国建设者在不可能的情况下、比原计划提前110天完成任务!

出门第121天,老婆给我打电话,说她在医院挂盐水,而17岁的女儿重感冒住院,咳得非常厉害。"电话里,她第一次埋怨我,问我能不能回家一趟,家里实在需要照顾。"我没办法走开,很多事要我负责处理。电话里,我用很长时间跟她解释,请她原谅,并给姐姐打了个电话,请她帮忙照顾。三天后,老婆说自己身体也好点了,女儿病情也稳定了,我才放下心中的石头。

2015年,建缆一号遭遇过一次最大的危机。我们去青岛作业,船只行驶到连云港时,根据气象预报,东北风8级,风力正慢慢减弱,但我们在海上开了四五小时后,风雨却越发大了,浪高3米!凌晨1点多,我在船长室值班,听到甲板传来声响,一看,风雨中,固定1500吨电缆的电缆盘发出了声响,"嘎吱嘎吱"。我出去一看,电缆盘的8个固定螺丝爆掉了!船员们被紧急叫醒,大家戴上安全帽,穿上雨披救生衣,迎着浪花雨点,用钢丝绳将电缆盘绞住,再用电焊将两边固定死。花了3个多小时,大家身上全部湿透冻透,嘴唇发白。 "想想真是后怕,一旦电缆盘的链条齿轮遭到破坏,1500吨的电缆发生移位,船就会倾斜,甚至沉没!"

 

苦中有乐

一网捞上2斤多重野生大黄鱼

在甲板的一个角落里,整齐叠放着2张渔网和10个蟹笼。船上有2个冰柜和3个冰箱,里面装满出海所需的食物,基本上是一些速冻菜,蔬菜和肉类,这些菜口感并不好,很多时候,船员宁可吃泡面。渔网和蟹笼,是我买过来给大家加菜的。

敷设海缆对潮水要求很高。在海上去作业点或者在作业点等潮水的空隙,我们会把渔网或蟹笼抛下去,过一段时间拉出水面,里面就躺着不少米鱼、沙鳗、鲳鱼和螃蟹等。这些鲜活的海鲜,无须调料,用水煮一下,便能让船员们吃得""掉舌头!

有时候风浪大,人躲在船舱里,等风浪小一点出去,甲板上就会有大海的馈赠——一些被浪卷到甲板上的小鱼小虾,正在蹦跶,用来下面条,最美味。

我们最激动的一次,是拉网时,网里躺着一条金黄色的大鱼,鱼鳞发光,有2斤多重。一位当过渔民的船员当场叫起来:野生大黄鱼!在东海,野生大黄鱼濒临绝迹,在渔民心目中,捕上一条便是天大的幸运,价值几千块一斤!

每次工程,船员们都是连夜值班,每人工作4小时,休息8小时,如果碰到水流湍急、大风浪或其他突发情况时,睡着也要出来工作,出来三五十天,有时甚至近200天的连续作业,每个船员都不堪重负,想家。所以,每次工程结束,我都会请船员们吃顿大餐庆祝、放松。9个人围成一桌,除了新鲜海鲜外,如果在舟山海域,还会有上岸买来的卤肉,大家以水代酒,热热闹闹。船员老任喜欢唱歌,有兴致时他会拿一只可乐瓶当话筒,唱一曲《男性的本领》,有时候,我也会拿可乐瓶一起唱,我最喜欢刘德华的《冰雨》。

 

1971

我出生在舟山白泉的一个小乡村里,是家里唯一的男丁,上面有四个姐姐。父亲在40岁生下的我,视我为掌中宝。小时候,我很顽皮,常做错事,但他总会护着我。那时家里穷,过年时,家里会买一些礼包,比如麦乳精、红枣等等,父母都会省下来给我吃。

1985

父亲以前在生产队干活,落下了一身毛病。等到土地分到户时,他已经干不动自家的活了。当时我14岁,读初一,因为学校远,便央求父亲买辆自行车。可是,家里没钱,最后是刚出去打工的三姐,把自己藏了多年的私房钱175.9元,给我买了一辆海狮牌自行车,这是我人生中第一个礼物,高兴了很久很久。除了上学,回来我还要干农活。父亲说,一定要把活干好!虽然那会儿贪玩,但父亲的这句话,被我一直记住了——不管干什么,都要做好。

1988

我初中毕业,考上了技校,因为家境困难,就出去打工了。先学了泥水匠,一年后出去单干,凭着聪明劲,拉了几个同村泥水匠,在定海沈家门接活,自己当包工头。

1994

下半年,舟山电力公司招工,年龄要求20-30岁,聪明、灵活,能吃苦。村里看好我,就把我推荐上去了。第二年,我跟着工程队到处安装设备,因为勤快,领导蛮喜欢我。4年后,我被调到了海缆公司。海缆公司主要是在海上铺设海缆,我是水手。经过好几年,才学会了不晕船。后来,我成了最好的水手,每次船只启航靠岸,只有我操作得最准确。有时放海缆,需要小艇操作,也都是我去,因为一直要用力掌舵,我的手留下了后遗症,一用力就疼。在船上,我是付出最多时间和精力的那一个。

2010

建缆一号建成,需要一名管理经验丰富,技术过硬的船长。那时,我考出了船舶证书,已是一名二副。船上的所有船员,推选我成为建缆一号的船长。这是一艘无动力船,跟原来的船区别很大。我花了很多的工夫,研究,请教,慢慢学习,掌握了船的特性。为了提升自己,我读了三年函授大专,当时已经39岁,记忆力差,加上工作忙,又要照顾家庭,要比别人付出更多时间,在船上,其他船员聊天打牌,我就看书,复习;回到家,帮读小学的女儿辅导完功课,看着她入睡后,再看两三小时书。大专文凭拿到后,我觉得很高兴,我这个年纪,难得呢!

2013

这一年我最难过,我对女儿的教育太亏欠了。女儿小学时是班上前三名,初中读的重点中学。其他孩子都有家长陪读,我因为基本上在海上,妻子也忙,只能让她住校。初三那年,女儿有了叛逆心理,成绩下滑,妻子后来在她日记本上看到,一度说不想学习了。中考填志愿时,我们保守了一点,好的学校没敢填……录取分数线出来后,她的分数远高于预想,很可惜。后来女儿读了中专,学了物流专业,现在已经实习了。

2018

我要离开建缆一号,去新的敷设船当船长。8年时间,建缆一号变化很大,从最早放十几吨电缆的埋设犁,到现在20吨,从空荡的二层船体到现在的娱乐活动室。随着改装,时间的流逝,当年最先进的敷设船,终究被新的船只取代。

我将开始新的征途,去更需要我的地方。